一代的匮乏是另一代的充裕

我们同时要在匮乏和充裕两个市场进行竞争。

一代的匮乏是另一代的充裕。自然在浪费生命的过程中寻找存活率更高的生命。它使DNA发生变异,在一次又一次失败后不断进行生命的创造,以期偶尔会产生一种胜过之前出现各种基因排序情况的新排序,而人类将不断进化。个性化就是商业世界的生物多样性。

自然界如此挥霍的原因在于各种“遍地撒网”战略是实现数学家们所说“全面开发潜在空间”目标的最佳方法。

从数学家所说的“局部极值”中得到“全局极值”的方法,就是在整个进程中探索众多无结果的“最小值”。这么做是在浪费时间,但最终它将给人们带来回报。

也许慷慨接收废物的最佳之处就是YouTube网站了。我们总是选择那些我们真正想看的“低质量”视频而非那些我们对其并不感兴趣的“高品质”视频。事实上,个性化不是低质量,而是切合实际;大规模也非高品质,而是脱离语境。卡拉OK的歌声不是低质量的,而是符合当下心情的;机器发出的歌声虽然完美,但不一定能针对每个人当下打动人心。价值的高低正在颠倒。

关键点在于:匮乏让大规模更具价值,充裕让多样化更具价值。

我们擅长匮乏思维——这是20世纪的组织模式。现在我们也必须学着善于进行充裕思维。

—— 【美】克里斯 安德森 《免费 商业的未来》

自然界“浪费”生命

我们的大脑似乎有抵制浪费的本能,在这一点上作为哺乳动物的我们相对自然界其他物种显得更为独特。在动物王国中哺乳动物的后代最少,因此我们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保护我们的每一个后代,从而使他们都能长大成人。一个人的死是个悲剧,有些时候甚至是令生者永远无法从悲恸中平复的悲剧。我们更珍视个体的生命高于一切。

因此,我们对浪费这种品性有着很深的心理感受。对那些遭到抛弃的玩偶或者吃剩的食物,我们总是感到不舒服。有时这么想是很有道理的,因为我们明白肆意挥霍的巨大社会成本,但通常情况下这仅仅是因为我们作为哺乳动物大脑思考问题的程序就是如此。

然而,其他各物种本性的作用原理与此并不相似。在一个产卵季,一条金枪鱼能产下1000万个受精卵,也许只有10个能发育成年,每存活一个的同时将有百万个死去。

自然在浪费生命的过程中寻找存活率更高的生命,它使DNA发生变异,在一次又一次失败后不断进行生命的创造,以期偶尔会产生一种胜过之前出现各种基因排序情况的新排序,物种将不断进化。在很短时间内将所创造的大多数生物扼杀,自然借此检验万物,而“血爪獠牙”的战斗正决定了繁殖的优势所在。

自然界如此挥霍的原因在于各种“遍地撒网”战略是实现数学家所说“全面开发潜在空间”目标的最佳方法。想象在一片沙漠里有两片相隔一段距离的水泊。如果你是生长在这两个水泊其中一个近旁的一株植物,你可以在两种繁殖策略中选择其一。你可以在根部附近播种,在那儿找到水的机会较大。这样做是安全的,但很快就会导致空间不足。或者你可以将种子抛向空中并让它们飘向远方,这意味着几乎所有飘出去的种子都将死亡,但这也是发现另一片水泊的唯一方法,在那里生命能够演进到一个新的生态环境中,也许是个营养更为充足的生态环境。从数学家所说的“局部极值”中得到“全局极值”的方法,就是在整个进程中探索众多无结果的“最小值”。这么做是在浪费时间,但最终它将给人们带来回报。

科幻小说作家考瑞 多克特罗(Cory Doctorow)将这种做法称之为“像蒲公英一样思考”。他写道:

从蒲公英的角度看,一粒,甚至大多数种子的去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每个春天,每一条街道上都飘满了蒲公英。蒲公英不想亲自照顾每一粒宝贵的种子,而是希望它们离开巢,认真把握自己漂泊的方向,以找到最佳生长环境,在那儿繁衍生息。蒲公英只是希望确保充分利用了每一个繁衍的机会。

这就是接受浪费行为的方法。种子便宜得可以忽略不计,将它们扔到如此远的地方这一做法似乎不妥,甚至有些特立独行,但这正是恰当利用大量机会的正确方式。

思索下Roomba机器人吸尘器的情况。很难看住它而且总是为它的蠢笨感到遗憾,因为它在房间里随意蹦来跳去,来回移动着吸尘却漏过了最明显的脏地方。但是最终,不管怎样,正是由于机器人在房间里的随机“走动”覆盖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地毯变干净了。它可能会花一个小时去做你5分钟就搞定的事情,但花的不是你的时间,是机器的时间,而机器有的是时间。

Add comment

Loading